北京时间:2020年04月07日
当前位置:首页 >>图文之窗 >>2018年山西公安机关打击文物犯罪成果展侧记
2018年山西公安机关打击文物犯罪成果展侧记
发布时间:2019-02-02  来源:廉政与法治网

  “文物承载灿烂文明,传承历史文化,维系民族精神,是老祖宗留给我们的宝贵遗产,是加强社会主义精神文明建设的深厚滋养。”习近平总书记的谆谆教诲,时刻告诫全社会,守护历史文物、传承中华文明,是民族的使命,是全民的责任。

  山西是个好地方。

  几千年来,山西黄河流域的悠久历史,为中华文明的发祥和传承做出了重大贡献。

  巍峨壮丽的太行山脉

  伟大的母亲河 黄河

  相传,黄帝之妃嫘祖教民养蚕于夏县,后稷教民稼穑于稷山,古有尧都平阳、舜都蒲坂、禹都安邑之说,均在山西南部。在襄汾陶寺遗址,发现了公元前2300年至前1900年间规模空前的城址以及与其相匹的贵族大墓、世界最早的观象台、气势恢宏的宫殿、独立的仓储区、官方管理下的手工业区等,文物专家认为,陶寺遗址就是帝尧都城所在,是最早的“中国”。

  但凡踏上这方热土,就能感受到华夏文明的源远流长和精深博大,就会深知守护好这些珍贵历史文物的责任之重大。

  都说“地上文物看山西”。的确,山西素有中国“古建博物馆”的美称,殊不知山西地下国宝级文物也是多不胜数,尤其是大量商周时期的青铜器,器形之美、工艺之精、纹饰之繁,都令人惊叹。专家认为,在商周及春秋时期的青铜器中,以当时的晋楚两国为最。作为商周青铜器制造和使用的重要地区,山西特别是晋南地区的遍地文物,一直被文物犯罪分子垂涎和觊觎。在过去几十年中,盗掘古墓葬犯罪不断发生,并且一度高发,严重威胁文物安全。

  洪洞名刹广胜寺 著名的“赵城金藏”所在地

  2018年初,副省长、公安厅长刘新云一到任山西,很快就听取了有关工作汇报。听罢汇报,很快敏锐觉察到了这一问题的严重性,当即拍案而起,立即组织强有力专案组,决定引深侦办闻喜“盗墓黑帮案”,坚决一打到底、一挖到底、一追到底。经过一年来艰苦奋战,终于一举打掉了以侯氏兄弟为首的盗、贩、销、购重大文物犯罪团伙,追回了一大批珍贵的历史文物。

  副省长、公安厅长刘新云强调:打击文物犯罪,一刻也不会停息!

  面对那些被盗挖的古墓葬和被倒卖的珍贵历史文物,他多次动情地对大家说:看到那些因盗掘而残破的古墓和流失的珍贵文物,我们不禁扼腕叹息、痛心疾首,更觉肩上责任之重。公安机关如果不重拳出击、挖根断血、深度打击这些盗掘文物犯罪分子,护佑我中华国宝,简直是上对不起五千年文明、下对不起子孙后代。我们的责任比千钧还重!

  随后,在公安部和省委省政府坚强领导下,山西公安机关结合扫黑除恶专项斗争,迅疾在全省部署开展了为期三年的打击文物犯罪专项行动。刘新云直接指挥部署各地公安机关,坚决对10多年来的所有文物犯罪线索进行“大起底”,并且坚决出重拳、下狠手,以追逃犯、追资产、追文物、深挖保护伞为重点,向文物犯罪活动发起凌厉攻势。

  令人欣慰的是,通过参战公安民警2018年以来夜以继日的英勇奋战,已经破获文物犯罪案件589起,抓获犯罪嫌疑人885人,追缴各类文物6093组10397件,其中一级文物54件(组),二级文物90组127件,三级文物280组530件,破案数、抓获犯罪嫌疑人数、追缴文物数均超过前七年总和,形成了打击文物犯罪的压倒性态势,坚决有力地遏制了全省各地文物犯罪的多发势头。自2018年5月起,全省各地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已持续实现“零发案”。另据山西省公安厅有关负责人介绍,2019年短短的20多天,又有一大批被盗流失文物被成功追回,正在鉴定中,其中的许多文物,极有可能是国家一级、二级等上等级的国宝级文物。

  广大公安民警英勇奋战在打击文物犯罪第一线

  对山西公安机关的坚决行动,中央政治局委员、中央书记处书记、中央政法委书记郭声琨,国务委员、公安部部长赵克志,省委书记骆惠宁、省长楼阳生和省委常委、政法委书记商黎光、副省长张复明等省部领导,都给予了极大支持和鼓励。社会各界和广大人民群众更是拍手称快。这些,都更加坚定了山西全省公安机关打击文物犯罪、保护文物安全的决心和意志。

  为增强全社会守护历史文明、保护文物安全意识,自2018年5月起,山西省公安厅在山西博物院隆重举办了“国宝回家:打击文物犯罪成果宣传”大型展览。

  为增强全社会守护历史文明自觉意识

  山西公安打击文物犯罪成果展将持续下去

  展览期间,前往观展的社会各界人士和广大民众络绎不绝,或驻足流连在厚重朴拙的青铜古器前久久凝视,或交口称赞色泽明丽的圭璋美玉,或品鉴揣摩生动传神的彩绘陶俑……“造物无言却有情”。人们在一件件精美的文物前凝神久伫,恍觉与先人音容相接、心神相通,仿佛看到已被穿越的历史时空,向后人诉说中华民族发展的非凡历程,讲述“国宝回家”的坎坷经历,讲述公安民警倾情的战斗和艰辛的付出。人们赞叹,也正是有了山西广大公安民警的不畏艰险、不辞劳苦、恪尽职守、攻坚克难,通过一件一件的追缴、一步一步的护佑,这些国之瑰宝,才得以重回家园,重新回到国家和人民的怀抱。

  广大观众在精美的历史文物前流连忘返

  承载历史文明的国宝深深吸引着孩子们

  这件晋国重器“晋公盘”,通高11.7厘米、口径40厘米、两耳相距45 厘米。浅腹平底,窄平沿外折,腹侧有一对附耳,耳内侧有一对横梁与盘沿相连,耳饰重环纹,盘底的边缘设置三个圆雕裸体人形支足。裸人双膝跪地,双臂向后背负着盘体。盘内壁饰四条浮雕鱼纹,外壁饰蟠螭纹;内底中央饰一对浮雕龙,相互盘绕成圆形;双龙的中心有一只立体水鸟,双龙之外有四只立体水鸟和四只浮雕乌龟,再向外有三只圆雕跳跃青蛙和三条游鱼,最外圈有四只蹲姿青蛙、七只浮雕游泳青蛙和四只圆雕爬行乌龟。这些圆雕动物都能在原处360度转动,水鸟嘴可以启闭,乌龟头可以伸缩,栩栩如生,颇富情趣。盘内壁刻铭文七处,每处三行,共183字。经专家考证,晋公盘是晋文公重耳为其长女孟姬出嫁楚王所铸造的媵器,铭文记载了晋文公述说始祖唐叔虞和父亲晋献公开拓疆域、抚慰黎民、国运日隆的功绩,表白自己作为春秋五霸之一持正守敬、礼贤下士、治理国家的情怀,祈福孟姬作为楚王嫡妃宜其家室、昭显万年、藩翰晋国,并世代不断地永宝此器,彰显了当时晋国的强盛。如此多的铭文记载春秋中前期历史,在青铜器中实属罕见。为追回这件国宝,山西公安民警不远万里,历尽艰辛,开展了境外接力追查活动,终将其从某国护佑回中华大地。

  晋国重器“晋公盘”铭文

  昭示了一段十分重要的史实

  出土于闻喜商代贵族大墓的这件“兽形觥”,为古代酒器。其形若蹲兽,背部为盖,盖的前端饰有饕餮纹,整件器物造型精美、纹饰繁缛,通过它仿佛能看到三千年前好酒的商人觥筹交错的宴饮、祭祀场景。文物被盗挖后,犯罪分子先是运抵广州,后几经倒手走私到香港,并以1300万元拍卖。因犯罪嫌疑人不舍,欲以赝品捣鬼调包,才致交易流产,后又将其偷运回境。为追回这件被盗文物,专案组民警先后赴广州、澳门、北京、上海等地,经缜密侦查、深度研判,最终在上海成功追回。这件“懋卣”,器型轻巧秀丽,碧绿如玉,双出戟耳,弧形提梁,短颈,两端装饰兽首,是古代的重要酒器。线条洗练、铸工极精。两件文物上,均有铭文36字。记载的是周穆王赏赐重臣懋、懋谢天子的史实。铭文中有清晰的“穆王”两字,是西周时期断代的标准器,对研究西周时期的赏赐制度具有极为重要的价值。为追回这两件被盗文物,参战民警4天3夜不眠不休,多次驾车往返于京、鲁、陕等地,风餐露宿,辗转万里,机智破解犯罪分子频繁变更交易地点、临时改变车牌号码等伎俩,终于在交易现场截获文物。

  国宝“懋卣”

  36字铭文记载了“周穆王”史实

  这组“兽面衔凤纹铜镈”,1组4件,国家一级文物。钟体上小下大,钮作镂空双龙相对形,舞部和鼓部饰兽首衔凤纹,钲部饰兽首双身纹,篆部饰蟠螭纹,枚为盘绕状螭纹,纹饰精美,铸造工艺精细。这是犯罪分子从闻喜上郭城址和邱家庄墓群中盗掘的,其中最小的一件,因破损未及倒卖,其余3件则几经易手,先后流转于北京、天津、上海、深圳等地。山西公安机关对此紧盯不放,循线追踪,在发现文物已卖给香港买家后,立即赶赴香港开展工作。通过爱国感召、政策攻心和友好人士斡旋,迫使买家终于将3件重量级的国宝带到北京,交还山西,终使4件镈钟返回家园。

  一组成功追回的“兽面衔凤纹铜镈”

  在闻喜上郭城址和邱家庄墓群盗掘的这对国家一级文物“水陆攻战纹铜鉴”,为古代水器。器型呈大口状,直径48厘米,折沿,束颈,四兽首套环耳,深腹,矮圈足,颈、腹部均饰水陆攻战纹,具有极高的研究价值和历史文化价值。在古代,鉴的用途非常广泛,既可藏冰用于食物的保鲜防腐,又可用作沐浴的大盆。据考证,在铜镜尚未普及之前,人们以此盛水照影,类似今天的镜子,后世以铜为鉴,就是由这种使用功能发展而来。为追回这两件文物,山西公安机关根据获取的线索,全面分析研判,不远万里追踪,经过近两个月缜密侦查,终于在香港,将这一件文物成功追回。

  一对战国“水陆攻战纹铜鉴”被从香港追回

  这件造型别致的“汉代彩绘雁鱼铜灯”,据考证为国家一级文物。展现的,是一只体态优美的大雁,蓦然回首间,衔起了一条肥硕的鱼儿。其独特之处,在于灯火点燃之时,燃烧形成的灯烟会通过鱼和大雁的脖颈传导至贮有清水的大雁体内,起到降低污染、净化室内空气的功效,且灯的照明方向可随意调整。据了解,这种雁鱼灯,虽然在其他地方也有出土,但器型如此之大、工艺如此之精,却十分罕见。犯罪嫌疑人将其视为珍宝,打算作为“传家宝”留给子孙,或作为东山再起的资本,拒不交代文物下落。警方为此与犯罪嫌疑人斗智斗勇,通过细节顺藤摸瓜,终于找到其藏匿地点,一举将文物追回。得知被警方起获到这一赃物的消息后,犯罪嫌疑人彻底崩溃,痛哭不止,如实交代了其犯罪事实。

  被犯罪分子作为“传家宝“的“汉代彩绘雁鱼铜灯”

  在山西警方侦办2016年襄汾县陶寺北墓地两起盗掘古墓葬案件中,一举从犯罪嫌疑人家中收缴青铜器残片即达229块之多。

  珍贵的青铜重器被盗墓犯罪分子无情毁坏……

  面对被犯罪分子盗挖损坏的那些重要古墓葬和珍贵的历史文物,山西公安民警群情激奋,既感到文物犯罪的可恨可恶,同时为这些承载着民族文化基因的珍贵文物被盗被毁而深感痛惜,更深感肩上重任重大。

  静静陈列在展厅中的每件国宝

  仿佛诉说着曾经的传奇

  在不久前召开的全省公安机关一次重要会议上,副省长、公安厅长刘新云坚定地表示,打击文物犯罪,是党和人民交给公安机关的重要任务,也是公安机关必须承担的历史责任和时代使命。山西公安机关打击文物犯罪的行动,一刻也不会停息。为了让更多国宝早日回家,让国宝永不离家,我们的战斗仍在继续……

  国宝流失,令人痛心;国宝回家,历程艰辛。

  其背后的故事难以逐一讲述。但那些为“国宝回家”付出艰辛努力的山西公安民警,却时常浮现在记者的眼前……他们用忠诚和担当,用心血和汗水,铺就了国宝回家之路,诠释了对国家和民族的责任担当,展现了人民警察舍我其谁、报效国家的赤子之心。他们的名字将被历史和人民铭记。

  雄浑沉厚的北岳山麓

  承载着厚重历史的山西博物院

  美丽安宁的三晋大地

  焕发着伟大新时代的勃勃生机

  国宝回家,览者见思。

  愿子孙后代都能够通过这些珍贵文物体验感悟中华民族光辉灿烂的历史文化,传承弘扬伟大的民族精神和民族灵魂。也呼吁广大人民群众,都能积极参与到守护祖国历史文物的行动中来,让更多国宝早日回家,让文物国宝永不离家。(张福生)

微信公众号

新浪微博

关注我们